我常常想说,我不可能是单独的,世界上一定有很多跟我一样的人,一样被赋予一些些疯狂的人。